阿爸的素愿,一人尿毒症阿爸的宿愿

近段时间来,因为全家的积蓄都拿来给郎达江治疗,孩子们已经两个月没有吃到肉了。

儿时的记忆里,父亲就特别忙,和他们那一代人一样,工作是他的生活重心,他干工作非常地勤勉,敬业。六十岁从我们当地的市建委退休后,他又在土木工程协会工作了7年,直至2002年。那一年他六十七岁,查出了肺癌,做了手术。手术后,父亲的生活轨迹来了一个大转弯,从工作为生活的重点转向了对身体健康的追求。之前父亲从没有考虑过会活到多少岁的问题,可做完手术后,他告诉我,他的父母亲那一辈,最年长的就是他母亲,我的奶奶,活到了七十九岁,他希望他能够像我奶奶一样长寿,活到我奶奶那个年纪,这样能够多陪伴我的母亲几年,那一年我妈妈只有五十九岁。

父亲又开始忧愁

父爱如山。希望爱心人士和企业能伸出援手,一同支撑起郎达江和他全家生的希望。郎达江联系电话:15286764998,卡号:6228930001166266886。

我们家里人和朋友,都非常佩服父亲顽强的毅力,两次癌症都没有打倒他,我们也祝愿他陪伴着妈妈,活过一百岁!

快过新一年了

屋漏偏逢连夜雨,噩运一波未平,一波又起。2017年初,是郎达江噩梦的开始。

不过随着年龄的增长,父亲的身体也越来越衰弱,耳朵越来越背,背越来越弯,精神也越来越差了。不过老人的精神追求却没有停止。他把他自己从六十年代到退休之前的论文整理好,又把我们家人:我母亲,我和我先生,我妹妹和她先生的论文整理出来,编了一本论文集。打印了十几本,送给了亲朋好友。后来他又说他要写一本包含一百首诗的诗集,每天都看他忙忙碌碌,做着自己喜欢的事。

日本参拜神社,他如何反对

自从生病,郎达江就开始了奔波的日子,经常见不到孩子,现在自己一想到孩子就忍不住的哭。这段时间来,随着病情加重,孩子们也特别害怕他离开,不管是郎达江做饭洗衣服还是干什么,孩子们都会紧紧地跟着。每次想到这,郎达江都觉得心酸无比。

这是心灵自由30天写作群A组的第三篇文章。

才能够看到

女儿乖巧地拿来帕子,为郎达江擦拭颈部的伤口。

去年,他的口腔溃疡久久不愈合,做检查是口腔癌,先是吃了四个月的中药,但没有任何效果,且溃疡面越来越大。后来决定做手术。因为年龄太大,当地医院不敢做,我们带他到北京去做了手术。手术前父亲和我说了他的愿望,他说原来的活过七十九岁的愿望已经实现,现在他希望自己能够活过八十五岁,从三十二岁和妈妈结婚,到了那个年纪,他陪伴妈妈就五十三年了,他感觉自己的人生非常的圆满,没有什么遗憾了。

今天电视播出:民进党又上台了

我是家里的顶梁柱,家里还有辛苦操劳的妻子和年幼的娃娃,我不能放弃,更不能倒下。

父亲生于1935年,今年八十二岁。父亲在退休后的二十多年里,有一个强烈的愿望,那就是能够健康地、有质量地活着。

登了报纸、播了电台、上了电视

一碗酸菜,就是孩子们的午餐。

手术很成功,但他的身体也受到了很大的伤害,刚刚手术后的一个月,他只能吃半流食,身体非常的虚弱。在妈妈的精心照顾下,顽强的父亲又逐渐恢复了正常的生活。虽然他再也不能像以前那样随意吃自己喜欢的食物,但他每顿仍能吃下一大碗饭,加上打碎的菜。现在他坚持每天做一小时的郭林气功,散步半小时。有空上网听音乐,看看时事新闻。

图片 1

他说,自己现在脑子很乱,这个想法也没有告诉过家里人, 自己的孩子怎么舍得送给别人。 他只是想在这有限的生命里给孩子们多留下一点东西。

为了这个目标,他订阅了《健康时报》,《中老年保健》等健康杂志,对于自己的各项体检指标非常的关注,每一份体检报告,他都会仔细对比,核对:哪一项正常,哪一项不正常,哪一项上升了,哪一项下降了。平常吃饭他也非常注意:什么东西可以吃,什么东西要忌口。不过,同一种东西,不同阶段,有时可以吃,有时候又成为了禁忌。我妈妈做饭照顾他是非常累的。平时他还非常注意锻炼,每天都到公园,一天走多少步,做几遍操,父亲都严格执行。慢慢的父亲的身体恢复的非常好,那一段时间经常还喜欢写诗,弹琴。我们一回家,他就兴致勃勃的给我们展示他最新写好的诗。一到节假日,还要求我们开车带他去外地转转,散散心。

朝韩六方会谈,他如何期待

为支撑家庭,郎达江病情稍有好转便继续坚持在工地上班,这也导致其病情恶化。2017年6月,医生向郎达江提出尽快进行肾脏移植手术的建议。可是,换肾的手术费高达30余万元,术后每年的药物治疗费用也需要8万元左右,更重要的是要找到合适的肾源。

中国重治腐败,他如何拍手

郎达江说,他多么希望孩子们能够成长在一个完整的家庭里,有爸爸,有妈妈,哪怕条件艰苦点。甚至在自己被下数次病危通知书的时候,还萌生了把孩子们送给一个幸福家庭抚养的想法。

他说不知道什么时候

对于未来,郎达江说无论多苦,他会坚强活下去,多陪伴孩子一天是一天,只要孩子能成长到十来岁,他走了也安心了。

中国使馆被炸,他如何示威

虽然全身插满管子,但面对辛劳的妻子和年幼的孩子,洗衣、做饭……郎达江尽可能的多做事。每天早晨6点,郎达江准时起床,砍柴、喂鸡、做饭。前段时间,郎达江上山砍柴时,不慎摔下山来,仅仅敷了点草药,便忍痛继续干活,他只是想在自己还能干活的时候,尽自己所能为家人多做一点事。

隔壁张三的母猪产了两个头的猪仔

我连续头晕了几个月,非常不舒服,到当地医院去检查,医生却让我去大医院检查。 郎达江说,当他在大型医院被确诊为尿毒症时,犹如晴天霹雳,一下子让他整个人都懵了。随着病情的加重,每个月都得花近2000元钱治病。

几十年时间,事情太多太多

因为没钱,孩子们还穿着破旧的鞋子过冬。

只有一件发生在身边

以前做工时有130斤,现在瘦了。 郎达江说。

父亲关心了一辈子政治和新闻

懂事的孩子依偎着郎达江。

食肉者思之,又何间焉

每天牵着孩子们到田地里散步,是郎达江最快乐的事。

中东战乱不断,他如何同情

不到一会儿,一碗锅巴饭就被孩子们吃个精光。看着仍喊饿的孩子,郎达江别过头去直叹气。似乎感受到了爸爸的难受,今年刚满3岁的女儿郎婧乖巧地拿来帕子,为郎达江擦拭颈部的伤口。前段时间的第二次手术,在他的颈部处安装上了一根透析管,为了防止感染,每天都得擦拭透析管周围的污渍。

日月潭的日月

命运多舛 身患重病坚持工作

半百的他明白了古人的话

我不能放弃,我是这个家庭唯一的依靠。 郎达江说。面对突如其来的尿毒症,尽管他拿出所有的积蓄,借遍所有能借的钱,但加起来都还不及治疗费的一半……

那时候,郎达江生活还不错, 除了给家里寄钱,我还存了6万多元。 郎达江说,2015年他回到了老家山峰村,修建了两间平房,好让瘫痪多年的母亲住得更舒服。

11月4日中午,记者走进了郎达江的家。在绿树环绕中,偌大的一个农家院子,显得有些空荡。除了两间破旧的小平房,一个简易棚子搭建的厨房,院内有两只小鸡在嬉戏。站在记者面前,刚刚才去县医院透析过的郎达江脸色显得有些苍白,身高170厘米,体重仅有100斤,身材瘦弱单薄。

一只青蛙呱呱…… 站在自家的稻田里,孩子们围着郎达江开始奔跑玩耍。轻轻哼着儿时的歌,这一刻郎达江似乎忘记了伤痛。

中午11点,强忍着眼泪,在破旧的灶台前,郎达江开始为孩子们做饭,昨夜留下来的剩饭锅巴和一碗酸菜成为了今天的中餐。

最大的才4岁,最小的才半岁,我得为孩子们做些什么,才能走啊。 想到三个孩子,郎达江一下子泪流满面。他不知道,如果他走了以后,3个未成年的孩子将会如何。

午餐后,郎达江决定带着孩子们去自家田间走走。那是每天他和孩子们最快乐的时光。

刚满3岁的女儿喂郎达江吃饭。

1999年底,年仅14岁的郎达江带着全家人的希望南下广东打工,他希望尽自己所能让贫困的家庭过上好日子。 我努力地工作,吃睡在工地上,从最普通的搬砖工做起,慢慢学会了水泥活,工资也由最开始的500元一月涨到了后来的3000元一月。 回想起自己在外打工的生活,郎达江憔悴的脸上露出微笑。2013年在外打工十多年的郎达江与同乡姑娘孙美兰相识相爱,并最终组建家庭,还有了3个孩子。

艰难生活 撑起风雨飘摇的家

铜仁新闻网讯正当而立之年的德江小伙郎达江几乎被病魔压垮了。他原本是一家人的希望,如今却只能满面病容地坐在院坝里,眼望远山。尽管如此,郎达江仍奋力对抗着病魔,他不能输,因为他还想让家人过上好日子。

今年32岁的郎达江生长在德江县复兴镇山峰村,在他5岁的时候,父亲便因病去世,留下瘫痪在床的母亲,以及十四岁的哥哥。

我只希望能陪着他们长到十来岁就行,这样死了也安心了。 抱着女儿,郎达江说,他不害怕死亡,可是却放心不下孩子们。

然而房子刚修好,母亲却去世了。母亲的去世让郎达江备受打击,在他看来,母亲没有享受过一天的好日子。

坚强小伙外出打工18年

为了孩子 他要坚强活下去

我本来一直没向孩子他妈妈透露过自己的病情,但这一次感觉瞒不住了。 郎达江无奈辞职返回德江老家, 大舅哥借了10万元,银行贷了3万元,可全部加起来还不够前期透析治疗费用的一半。 尽管如此,32岁的郎达江却坚持与病魔斗争, 我是家里的顶梁柱,家里还有辛苦操劳的妻子和年幼的娃娃,我不能放弃,更不能倒下。

本文由美高梅4858mgm发布于网友投诉,转载请注明出处:阿爸的素愿,一人尿毒症阿爸的宿愿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