煤炭交易商求生记,十年内贸易商或将化为乌有

很早以前叫电煤订货会,后来叫煤炭价格衔接会,中间还有很多叫法,但这次很明确,就叫全国煤炭交易会。中国煤炭运销协会信息处处长冯雨看来,14年的煤炭交易会名字的变迁可窥见煤炭市场化的历程。

经历长达四年的价格调整后,煤炭“黄金十年”一词几乎快被淡忘。

交易会每年都开,但今年尤其不同。

在这四年中,在供需两端之间求生的煤炭贸易商们,日子过得更加煎熬。近期,上证报记者随郑州商品交易所对多家煤炭贸易商实地调研发现,传统煤炭贸易商已经历了一次大洗牌,90%的企业在这个周期中难以为继。

他告诉《中国经营报》记者,尽管按照惯例本届煤炭交易会仍然由中国煤炭工业协会主导,发改委煤炭司等职能部委司局支持,电力、钢铁、化工等传统用煤大户行业协会参与,但会议的参与者却出现显著变化,除了传统的煤电钢铁石化寡头,还吸引了大连商品交易所、郑州商品交易所等国内超过20家以上各类涉煤交易的大宗商品期货及中远期现货、短长协现货及现货交易融资机构的积极参与。

尽管行业陷入困境,但也并不缺少生存情况优于同业的个体。早在行业变局前,这些企业贸易商已未雨绸缪,或向“互联网+”延伸,或熟练运用各种金融工具分散风险,从而成为幸存者。

专业交易机构蜂拥煤炭市场,煤炭电商呼之欲出,年总产值超过3万亿元的煤炭产业正在勾起更多资本市场参与者的兴趣。

1煤炭贸易企业大量消失

西安共识:预言煤炭贸易商十年内消失

自2012年动力煤价格不断下挫以来,煤炭严重供过于求,煤炭贸易商更是背负着沉重的资金压力,难以周转。

本届煤炭交易会的核心就是如何确认新常态,新常态下的煤炭交易体系如何重新构建与创新。中国煤炭工业协会副会长姜敏智在煤炭产业发展战略论坛上表示,相比于交易方式转变,市场参与者虽然更关注产业政策变动及发展方向,但归根结底,所有的煤炭产品最终还是要通过交易渠道买卖出去,进入市场。

“90%的煤炭贸易企业已经消失了。”分析师不无感慨地告诉记者。

而眼下,把煤卖出去却是最棘手的事情。

有分析师早前接受上证报记者采访时明确表示,煤炭由卖方市场转向买方市场的格局已定,过去十年煤炭行业各种粗放的赚钱模式将不复存在。煤炭直销成为最新的发展趋势,这意味着传统煤炭贸易商将丢掉饭碗。

有媒体统计,就在12月2日,秦皇岛港口锚地待装船舶降至17艘,其中已办手续船仅有1艘。截至3日凌晨,秦皇岛港口锚地待装船舶再次刷新新低至13艘,其中已办手续船仅有2艘,港口作业形势为4年来最差。

“曾经非常风光的广州港煤炭贸易如今十分冷清。在广州港经营的贸易商数量越来越少,新进的贸易商也很难抢到市场份额。”分析师说。

这背后,煤企涨价是直接原因,但煤炭需求放缓却也是不争的事实。

来自机构的统计数据显示,受市场以及煤炭行业脱困措施等因素的影响,近3年煤炭贸易商排名已经发生巨大变化。在行业处境极为艰难的2015年,从事进口动力煤(含褐煤)业务的进口商已降至130家,到今年可能已不足百家。而在2014年,同类型企业尚存340家。在煤价顶峰时期,国内大小煤炭贸易商数量超过800家。

中国煤炭工业协会会长王显政对此归结为:需求增速放缓将成为煤炭总量变化的新常态,即中国经济正处于增长速度换挡期、结构调整阵痛期和前期刺激政策消化期,在宏观经济三期叠加的背景下,煤炭行业进入了需求增速放缓期、过剩产能与库存消化期、环境制约增强期、转方式调结构攻坚期,四期并存的关键时期,行业发展形势严峻。这意味,今后一个时期,全国煤炭消费增速将由前10年年均增长10%左右回落到3%左右。

“如果煤炭行业没有出现产能严重过剩,也就没有煤炭电商平台发展的机会。”分析师说。

新常态下,需要搭建煤炭市场化交易新平台,探索煤炭交易新模式,健全和完善煤炭市场交易体制机制,推动形成统一开放、竞争有序的全国煤炭交易市场体系。

目前,煤炭贸易利润已从过去的数百元缩水至个位数,稍有不慎还可能造成库存。从追求利益最大化到维持生存,煤炭产业链企业必须及时调整发展战略。

应对新常态,市场参与者已经是跃跃欲试。

2为上下游企业操作期货成新商业模式

就在本次煤炭交易会进行期间,有数十家国内知名的煤炭交易市场或涉煤交易机构的主要负责人聚首西安。记者现场注意到,包括大连商品交易所、郑州商品交易所以及太原煤炭交易中心、陕西煤炭交易中心、河北环渤海煤炭交易中心、东北亚煤炭交易中心、江西省煤炭交易中心、华东煤炭交易市场、秦皇岛海运煤炭交易市场等国内主要煤炭要素或涉煤交易机构均派员与会并积极研讨。

一位煤炭行业专家表示,所谓的煤炭供应链管理创新,构建产业生态圈,较大程度建立在利用期货工具的基础上。

在当日,这些交易机构与中国煤炭运销协会共同达成西安共识,并于当天在小范围发布。

“进口煤占公司的业务比重较大,运输周期长,近年来煤价波动非常大,如果不利用期货套保,公司可能会面临严重的损失。”分析师表示,公司较早之前就开始运用期货工具规避风险。最初利用澳煤期货合约做套期保值,然而灵活性并不那么好,最多只能保1/3量的煤,还是留有风险敞口。2013年,郑商所推出动力煤期货合约后,就转做郑商所动力煤合约,用来替代做进口煤保值。2014年7月至2015年6月,相关机构陆续对200万吨现货动力煤进行了套期保值操作,交易量7000余手,期现合并计算盈利3000多万元,实现了套期保值目标。

简而言之,西安共识的核心就是借助电商平台推动电商交易,减少流通环节损耗和加价环节,实现煤炭生产商向消费商的无中间环节直接供应。东北亚煤炭交易中心董事长李洪国坦言这一全新的电商交易模式或将实现煤炭出厂价格稳中有升、终端销售价格相对平稳甚至稳中有降的局面。

分析师还告诉记者,过去几年煤炭价格单边快速下跌,银行对煤炭行业收紧贷款,行业资金普遍紧绷,能否利用好期货工具或决定煤炭贸易商的生死。

记者了解到,西安共识重点突出了以市场为导向,抓住新常态下煤炭市场体系发展新机遇;运用互联网思维,推进煤炭行业市场交易平台建设;创新商业模式,促进煤炭交易方式转型升级;弘扬契约精神,维护煤炭交易体系市场环境;开放共享,共建交易组织成员间协同发展机制等5条主要内容。

2015年3月,相关机构得到机会以400元/吨的价格一次性买断某煤矿1个月的产能,即60万吨。当时期货标准的动力煤现货价格是430元/吨。此时,机构面临两难选择:一方面,现货采购价格远低于市场价格,机会难得;另一方面,现货价格依然存在进一步走低的风险。经过“期现会诊”后,最终操作通过期货盈利弥补现货亏损,完成了套保目标。

“煤炭产业链上的大多数企业至今仍很传统,对于期货工具并不熟悉。还有一些企业受制于国企身份的限制,无法直接参与到期货市场中。这也给我们带来了机遇。”分析师表示,通过期货点价模式,该机构可以代替相关企业进行期货操作,并以贸易形式让企业分享到利润。与此同时,还帮助煤炭生产企业盘活了库存。

记者还了解到,部分煤炭企业也在运用期货工具。大型煤炭生产企业伊泰集团期货部门负责人告诉记者,通过操作动力煤期货判断价格方向,可以对库存进行及时调整,同时也对上下游电力、水泥、钢铁行业,较以前有更深入了解。由于生产量远大于套保量,对于煤炭企业而言,做大量套保并不成立。但今年行业形势突变,动力煤价格止跌企稳,公司不排除买入期货合约进行保值,建立虚拟库存。

伊泰集团还在积极尝试期转现。去年,该公司曾与下游大客户成功完成了协议平仓、配对交货操作。由此,伊泰减少了煤价下跌带来的损失,对方电厂也获得了价格较低且品质可靠的电煤。

(来源:上海证券报)

本文由美高梅4858mgm发布于首页,转载请注明出处:煤炭交易商求生记,十年内贸易商或将化为乌有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