留守小孩子家长不能把家教义务转嫁给政坛,不

留守儿童教育是今年两会备受关注的焦点问题之一,日前,全国政协委员,北京四中校长刘长铭就留守儿童乡村教学问题发表了自己的看法。

编者按:每到岁末年关,打工者盼的就是拿到工钱、买到回家的车票。而留守在农村老家的孩子们,也已经开始倒数与爸爸妈妈团聚的日子。据统计,全国有农村留守儿童6100万。如此庞大的留守儿童群体能否健康成长,事关社会的和谐与稳定,也事关国家的发展与未来。孩子们成长中有怎样的悲喜?家庭、政府、社会、学校对留守儿童的关爱和保护是否到位?留守儿童问题该如何破解?人民网记者赴河南、安徽、贵州、四川、云南等劳动力输出大省以及广东、北京等劳动力输入地采访,推出“十问留守儿童”系列报道,与网友一起探讨。

图片 1

刘长铭表示,留守儿童问题是我国经济发展、城乡差别、教育政策、社会保障等复杂因素造成的,虽然较短时间内无法从根本上解决,但随着国家经济实力的不断增强,国家应该对留守儿童教育方面加大财政投入,设立专项补助资金,强化各级政府责任,建立长效机制,把对农村留守儿童的关爱落到实处。

图片 2

第一次接触到留守儿童这个词是在大三的时候,那是一篇关于留守儿童的报道。而在这之前,我是从来就不知道这个概念的。

“大家都在强调政府和社会应该为留守儿童做什么,但忽视了父母与家庭应有的责任。读再好的名校都比不上家长重要。”刘长铭说,父母是保护儿童健康成长的第一责任人,政府和任何机构都无法取代父母的角色。“当然,很多农民工因生计问题,无法把孩子带在身边,这可以理解,但随着这个问题不断引起政府和社会的广泛关注,父母作为孩子第一责任人的意识也应被提高,而不能将这个原本属于家庭教育责任的问题,转嫁给政府。对于家庭来说,教育是天大的事情,因为它决定了孩子的一生,但是教育又源于小事,越是细节的地方越体现教育品质。”

四川凉山州布拖县特木里小学。午休时间,孩子们趴在桌子上休息。面对镜头,孩子们漏出了好奇的神色。人民网 朱虹摄

我是一个土生土长的农村孩子,在十二岁之前从未离开过家。在我们那个落后封闭的村子里,大家都差不多,偶尔能进城的小伙伴就算是见过世面的,而我,去过最远的地方就是外婆家。那时候最喜欢的事情就是晚上围坐在炉火旁,听上了年纪的长辈们讲远方的故事,上古的传说,以及一些稀奇古怪的事情,虽然有时候会被吓得夜里不敢起来尿尿,可还是忍不住好奇要去听听。后来村里有了一台黑白电视机,人们最喜欢的娱乐就变成了看电视。每当夜幕降临人们就自发的搬着吃饭坐的大条凳排座在院子里,那场面就跟看电影一样。而那时候有电视机的那家人家也还是和气热情的,总是到夜里十二点钟,电视上最后一个频道变成方格时钟才关电视。从那充满雪花点的电视机里面村里人开始知道了外面的世界,渐渐地,离家到外面打工的人开始多了起来。每一年,他们都会在十一月份左右,收种完庄稼之后出门,待到来年春天芒种节前后又回来。

针对留守儿童乡村教学问题,刘长铭表示,我们更多的应该是研究他们需要什么,能否在我们力所能及的范围内给予他们一些补偿。立足他们自身的需求,给予他们实实在在的帮助,从娃娃抓起,帮助他们养成必要的生活习惯,练就过硬的心理素质,使他们做好未来在城市工作的准备,告诉他们条条大路通罗马,不只有考大学这一种可能。

15天,6省,10县,20余个行政村。

而我的父母,因为家里生活艰难,时常为了生计而吵架,那个时候,我常常一个人躲在角落里哭,我不明白为什么他们要吵架。听着他们一次次说不要我了,我真的很害怕。我恨他们为什么不像其他小伙伴的父母一样出门打工,这样的话我至少可以清净半年。为了讨他们的欢心,我学着做一个乖孩子,努力学习,拿回学校里一切可以拿的奖状,好让他们可以不要吵架,如果能为此而表扬我就更好了,我一定可以幸福的死掉。可是,这一切都没有,从小到大在我的记忆中,就没有父母的表扬,从来,我都只是被忽视的那一个。那时候,我心里常常的想法是,如果将来我有了孩子,我一定要非常非常的疼爱他(她),宠到无法无天。

“致力打造出小而美的乡村学校,是我对于未来乡村教学的一个设想,也是我接下来准备要做的事情之一。”刘长铭在接受新华网记者采访时说。

通过实地调研、咨询专家,我们针对留守儿童问题形成了9个视角的系列文章,并根据采访提出了以下若干建议。我们知道,这些建议远远未及留守儿童问题的全部。

一转眼的如今,我已为人父母,我没有把自己的孩儿宠到无法无天,却渐渐懂得父母当年的不容易,也开始感激他们在那困难的岁月里没有把我独自留在家里,这一方面,或许我是幸运的。

留守儿童问题是社会问题的一个缩影,从中可以看到社会多个领域的发展进程。涉及私领域与公权力的对接、法律的修订与执行、政府与社会组织关系、乡村自治能力、城乡教育均衡发展,甚至涉及产业结构调整、重塑农村活力等更远大的问题。

十二岁那年,小学毕业的我离开了家,到县城里面读书。初中、高中毕业之后,又到省城里读了大学。后来大学毕业了又在省城里找了工作,工作不算太理想,可我却不想回家。也许离家太久,故乡已经成为了记忆,一个又痛又美的记忆。既然它已经沉淀,我就不想再去触及,我怕掀起的波澜让我无处藏身。后来有了家庭,我就更不想回去了,我不知道自己回去能做什么,最重要的是,我不想我的孩儿再重蹈我的覆辙。

由于问题的复杂性,留守儿童问题不会在短期内得以解决。但我们希望借由这一系列报道,让留守儿童获得更多的关注,能够帮助他们逐步如其他儿童一样,享受同等的生存权、全面发展权、受保护权和全面参与家庭、文化和社会生活的权利。在这中间,父母、学校、社区、政府、社会组织、公众都有必要发挥应尽的作用。

带着孩儿在陌生城市打拼的滋味并不好受。

学校:从为留守儿童建档案做起

首先是资金困难。我和先生都是农村出来的,家庭背景大致相同,成长经历也差不多,所以我们在城里没有任何亲人可以依靠,算是真正的白手起家。没有关系,什么都只能靠自己,除了要面对我们自己的吃穿住行之外,还要负担老家父母的债务,手里没有一丁点积蓄。看着债务一点点还掉,心中正暗暗高兴,可是孩儿生一场病就让我们四处举债,打回原形。

记者在安徽、云南、贵州等地看到,学校在应对留守儿童问题上已有若干举措,包括建立档案、开通亲情电话、组建活动中心、开展心理辅导、老师和留守儿童结对子、实行寄宿制等方面。但由于各地经济、社会发展程度不同,这些举措的落实程度不一。

其次是孤独。我从小就是一个不善言谈的人,不会交朋友,也害怕交朋友。这么多年在外漂泊,独来独往惯了,也就没觉得非交朋友不可。我对于朋友的想法是:志同道合,真心相待则为友,要去莫强求。正所谓,不是一家人,不进一家门,先生在这方面又与我神似。这样的两个人结合的结果就是,我们在这座城市真的没有几个朋友。每当夜幕降临,人们呼朋唤友,觥筹交错的时候,我们只能相依取暖。除了偶尔会有点失落外,却也没有什么不好。

建议学校重点从以下三个方面着力:

最后就是代沟。人说三年一代沟,由于离家太久,我们和家人不仅有年龄的代沟,还有地域的代沟,以及习惯的代沟。这些代沟产生的矛盾是在孩儿出生一年后集中爆发的。在待产的最后一个月,母亲就跋山涉水从老家赶来照顾我,刚开始一切都好。孩儿出生后,还在月子里,由于育儿观念的不一致,战争就爆发了。为了不让先生夹在中间为难,母亲和我相互退让,互相迁就。可这样做并没有让矛盾消除,而是让矛盾越积越深,最后的结果就是母亲回家了,不帮我带孩子了。

第一,建立健全留守儿童档案管理制度,记录留守儿童务工父母的去向、联系电话和委托监护人称谓、姓名、家庭住址和电话等信息,并建立追踪机制,关注学生毕业后去向,为研究留守儿童问题提供基础数据支持。

母亲回家后,我只好辞职在家,专心做起全职妈妈,家里的生计也越发艰难了。对于这件事我不怨母亲,也不怪自己。我和母亲都是希望孩儿好,可是每个人的方法都不一样,如果大家不能达成一致,还不如选其一而行。孩子是自己生的,自己养育是天经地义;而孩子的奶奶辈们带孩子,是出于对孙子的疼爱,他们帮忙带是情分,不带是本分,我不强求,也不责备。

第二,开设心理辅导课程或建立校园心理咨询室,请具有心理咨询资质的老师授课。在这方面,需要政府提供必要的经费保障,也需要社会相关人士的关注和支持。

现在我们一家三口,就靠着先生微薄的薪水度日,偶尔的,我接点兼职什么的,尽管改善不了什么,却让我心里舒畅。水深火热的时候,我也想过把孩儿送回老家,可是立即为自己的想法儿羞愧。父母养育我和妹妹已经非常不容易了,我却怎能再让他们帮我养育孩儿。想当年,父母们也生活得水深火热,可是再艰难,他们都将我带在身边,现在我怎能因为一点点困难就让我的孩儿成为留守儿童?

第三,改善住宿条件,既能满足学生的基本生活需求,也应提供文体活动场所。学校还应聘请专门的生活老师,对寄宿生进行专业化管理,并及时予以关爱和照顾。

看着孩儿一天天长大,小小的他已经可以自己盛饭、吃饭、收拾碗筷;已经可以自己穿起裤子和鞋子;已经会知道帮忙妈妈做家务;已经知道要讲礼貌爱卫生······而更多的时候他则是顽皮的,他会将妈妈画画的颜料涂得地上椅子上墙上到处都是;还会将妈妈辛苦完成的画作毁于一旦;他会将从外面带回来的花草丢到电饭锅里;他会爬到正在睡觉的爸爸身上,把尿撒在爸爸裤裆上;他会将洗衣粉全部倒在盆里丢进去一只袜子说要帮妈妈洗袜子······而这一切,若不是和他在一起,我又怎能知道?若他不在我身边长大,我将错过多少美好?

图片 3

自己的童年已经不完美,怎能再让孩儿不如意?不管多么艰难,拼到筋疲力尽也要给他一个温暖的家。

农村社区:引入社会服务“动”起来

图片 4

记者注意到,贵州省出台的《关于进一步加强留守儿童困境儿童关爱救助保护工作的实施意见》中,8次提及村委会。文件规定,发挥乡村两级组织特别是村级“两委”干部作用,努力把工作做细做实,确保各项责任和政策措施到位。

作者介绍:杨云汐  :一个喜欢花,喜欢草,喜欢画画,偶尔写点文字,间歇性多愁善感的80后妞。微信公众号:舍下花开(ID:sxhk8899)

在贵州毕节七星关区田坎乡茨竹村,从2014年开始,管理留守儿童成为村干部的重点工作之一。据记者了解,当地监护情况较差的13个留守儿童重点户由乡干部一对一帮扶,普通的留守儿童户则由村干部负责一对多帮扶。按要求,这些干部每个月至少家访一次。

图片 5

但在实地调查中也发现,有的留守儿童并不认识村子里定点帮扶的干部。一些村干部反映,政府对村里留守儿童工作的支持,都体现在项目和对户的救助上,并没有给村干部相关工作经费。

综合采访和专家的意见,建议国家和各级财政对农村公共服务建设方面给予一定的资金倾斜,村两委因地制宜地开设留守儿童活动场所,同时加强对村干部培训,并唤起全体村民关爱身边留守儿童的意识。也可考虑引进专业的社会服务,组织儿童相关活动,让农村社区“动”起来。

社会组织:各地应因地制宜与社会组织合作

记者在四川成都了解到,当地在发挥社会组织作用参与未成年保护方面,探索出一条行之有效的道路。

这个做法是:成都市每年拿出逾2000万元作为社会组织培育发展基金,内容覆盖助老、助残、社区服务等多方面,而对儿童福利的支持在其中占大比例。困境儿童救助项下的许多问题,被打包成为一个个的项目,吸引社会组织揽标,提出方案,进入评估。

评估会衡量方案的可行性、合法性、可操作性、经费保障等多个方面,如通过审查,提出方案的社会组织就将获得资金,并在后续执行中继续接受三方评估和监督。项目的执行期间一般为三年。

这一做法可以为其他地区开展相关工作带来启发。各个地方都需要探索出最适合自身模式的方法,培育、挖掘社会组织,帮助解决包括留守儿童问题在内的儿童福利整体问题。

政府:重点做好两件事

在解决留守儿童问题上,等待政府去做的事情很多。归纳来说有两点应重点做好:一是做好顶层设计,二是履行兜底责任。

首先,政府亟需出台顶层设计方案,构建儿童权利保护体系网,包括制度建设、机构重组和人才培养等方面。对于留守儿童问题,政府虽不宜直接干预,但应创造条件,让家庭、学校、社区、社会组织等各个方面发挥作用。

其次,建立国家监护制度。国家监护应是未成年人有所需要时的最后保障。设立专门的监护机构,并配置专业合格的监护人员照顾未成年人生活和学习。可以将社会福利院等政府职能部门纳入其中,充分利用其现有资源,作为专门监护机构的补充。

从治本的角度看,地方政府应努力拓展本地就业机会,如可以因应加快农村电子商务发展的契机,吸引农村劳动力实现在“家门口打工”。

父母:“常回家看看” 学学沟通与爱的技巧

思念父母,是留守儿童每天都在做的事情。在安徽、云南、河南、贵州、四川,我们见到了很多谈及父母就潸然泪下的孩子。他们说,家庭贫穷与否并不重要,重要的是能与父母每天在一起。

出现留守儿童问题的根本,在于父母长期不在孩子身边。有足够多的研究证明,在血缘亲情关怀下成长起来,会让人终身受益。家庭教育和父母的关爱,始终不能被任何别的方式所取代。

但我们也深知,绝大多数父母面对这个问题都有着无奈。在客观条件难以改变的当下,希望远在外地打工、为家计奔波父母们能尽力做好以下的事:

“常回家看看”,认真履行法定监护责任。

如果决定外出打工,最好有一位家长可以留在家中。

可以主动参与社区、学校举办的留守儿童家长培训班,了解与孩子沟通的技巧。

可以多与自己的孩子的联系,不仅关心他们的学习成绩,更要关心他们是否快乐、充实。

未来五年是全面建成小康社会的决胜阶段,必须在补齐短板上多出力。应该看到,在基本公共服务供给方面,城乡之间还存在显着差距。这其中,对包括留守儿童在内的农村“三留守”人员开展关爱服务,显然还需进一步改善。

留守儿童关爱服务体系建设已进行多年。早在2010年,《国家中长期教育改革和发展规划纲要》中提出,建立健全政府主导、社会参与的农村留守儿童关爱服务体系和动态监测机制。

2012年9月,国务院在《关于深入推进义务教育均衡发展的意见》中指出,建立健全农村留守义务教育学生关爱服务体系。把关爱留守学生工作纳入社会管理创新体系之中,构建学校、家庭和社会各界广泛参与的关爱网络,创新关爱模式。

今年初,《国家贫困地区儿童发展规划》适时出台,通过重点加强心理辅导,优先满足就学、生活和安全需要,加强家庭教育指导服务,开展城乡少年手拉手活动等多个举措,引导社会各界加强对留守儿童的关爱和服务。

这一次,建立健全农村留守儿童和妇女、老人关爱服务体系,又被写入十八届五中全会公报之中。伴随中国城镇化和现代化进程而延续多年的留守儿童问题,应在“十三五”共享发展的新理念下取得明显进展。

“发展为了人民、发展依靠人民、发展成果由人民共享。”在共享发展的过程中,6000多万留守儿童绝不能被忽视。共享发展,必须提升基本公共服务质量,缩小城乡差距,在这一过程中,我们期待,解决留守儿童问题可以迈出实质步伐。执笔人:贾玥

本文由美高梅4858mgm发布于社会评论,转载请注明出处:留守小孩子家长不能把家教义务转嫁给政坛,不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