黔西南州被认定为2015年度贵州省,无传销城市

如今,网络传销变得更具隐蔽性、欺骗性。此外,很多网络传销活动只是把传销作为手段,本质是从事非法集资、诈骗等犯罪活动,同时伴生着非法拘禁、传授犯罪方法、伪造政府公文等其他违法犯罪行为。

当“无传销城市”成为传销重点整治城市……

2015年以来,在州委州政府的坚强领导下,黔西南州工商系统以创建“无传销城市”为抓手,创新工作思路,强力推进打击传销规范直销工作取得新成效。2015年5月,经省打击传销规范直销联席会议组成评估认定验收工作组进行评估认定,2016年6月28日,黔西南州被认定为2015年度贵州省“无传销市”。 一是创新网格管理,实现监管全覆盖。各县为单位,将村划分为若干网格,每个网格下设巡查队或设专职网格员,明确岗位职责,按照“五个一”工作机制(即:发放一张联系卡,印发一封公开信,设立一个信息平台,组建一支打传执法队,签订一份责任书),强化日常责任巡查与管理, 通过网格员分片巡查、受理传销举报投诉、宣传打击传销法律法规等措施,织牢网底, 实现网格管理全覆盖和零缝隙打击防控目标,让传销违法行为和传销分子无处藏身,从源头上压缩传销活动空间,铲除传销违法行为的生存土壤。 二是创新“四级联创”机制,实现上下联动分工配合。进一步拓宽思路,大胆创新,积极探索建立州、县、乡“四级联创”机制,落实各级工作重点和职责任务,形成级级身上目标、层层肩上有担子的上下联动、密切配合的工作格局,确保创建工作有条不紊全面推进。 三是探索分类创建,实现有的放矢重点推进。根据不同区域特点,因地制宜,积极探索分类创建工作,在城市社区着重抓打击与清理,以打击的方式震慑违法者,形成严查严管高压态势;在农村侧重加大宣传教育力度,通过宣传教育,提高群众知晓率并增强防范意识。其中,望谟县、册亨县通过设置宣传栏、悬挂宣传标语及邀请外出打工从事传销遭受重大经济损失的人员现身说法等方式,真正实现执法效果和社会效果的有机统一。 四是落实“五个纳入”,扎实推进创建工作开展。为推进创建工作取得实效,各县落实“五个纳入”,即将打击传销、创建“无传销城市”工作纳入平安县城建设、纳入综治督导检查、纳入年度综治考核、纳入平安创建系统工程、纳入社会治安防控体系建设,并做到同安排同部署同考核。其中,兴义市还将创建工作与计生、禁毒、民政、治安、社会管理等工作同考核同奖惩,收到良好社会效果。 五是动真碰硬抓督查,确保创建目标稳步开展。为实现打击传销、创建“无传销城市”工作目标,州打传联席会多次组织由工商、综治、公安、教育、宣传等部门组成的联合督导组,分别对各县进行指导和督查督办,及时指出工作中存在的问题和不足,解决存在的困难和压力,针对问题提出整改意见和建议,并责令按期整改,坚持整改不到位不放过,整改不及时要问责的原则,确保创建工作的稳步开展。 自开展打击传销、创建“无传销城市”活动以来,全州成立打击传销办公室9个,成立专业打传队100余支,发放“各类宣传资料”15000余份,出动人员1000余人次,打掉传销窝点65个,遣返涉案人员126人,移交案件1件4人。

图片 1

不过,就在这次重点整治城市名单公布的前一天,合肥市提交了“2017 年度安徽省无传销城市”的申报材料,安徽省工商局正会同有关部门进行2017年度“无传销城市”的验收工作,具体结果将会尽快公布。如果国家市场监督管理总局没有先行公布重点整治城市名单,合肥市此次能否如愿拿下省级“无传销城市”的“荣誉”,令人遐想。而一边申报“无传销城市”,一边被列入重点整治对象,不禁让人疑问,合肥市的“打传”工作到底进入到哪一步了?

很多网络传销本质是非法集资

作者简介

建立传销人员黑名单档案

值得欣慰的是,不管是公布传销重点整治城市名单,还是一些地方评选“无传销城市”,都表明传销在公共话语中脱敏了。“打传”虽然从上级政府到基层从来就不缺乏相应的部署和制度举措,但整体上,传销长期以来在公共舆论场中,还是带有一定的敏感属性。这主要表现为媒体的监督介入不足,传销的治理力度到底怎样,社会也缺乏直观的信息反馈,这为“打传”的深入化无疑带来了阻碍。

李文星溺水死亡事件发生后,引发社会广泛关注,反映强烈。记者从省工商局了解到,目前山东已有枣庄等14市被认定为“无传销城市”。今年下半年,将适时做好“无传销城市”创建扫尾工作,并探索建立无传销城市动态化管理机制。

不只是合肥市引发争议,像南宁市、北海市、桂林市三城市都于去年被评上了广西壮族自治区的“无传销城市”,不想在今年却被列入重点整治对象,更显示出某种“黑色幽默”意味。

所以,当前打击传销形势依然十分严峻,传销违法犯罪活动尤其是网络传销还没有得到全面根本的遏制。山东省将加大开展防范传销宣传和涉及传销信息清理屏蔽等工作力度,要求互联网平台,强化论坛、贴吧、博客、微博等板块管理,加强内容审核,定期对网站内涉嫌传销的信息进行清理移除,对发布者进行警告、封号等必要的内部处理,杜绝涉嫌传销信息。

只是,不论“打传”具体如何进行,都要建立在对传销形势有足够准确的判断之上,掩耳盗铃和讳疾忌医永远是有效治理的大忌。

从2007年起,山东相继开展创建“无传销社区”工作,取得了显着成效。到了2013年底的时候,全省已有“无传销社区”1667个。

传销重点整治城市名单中,堪称“网红级”的应算合肥市了。合肥市近几年的城市发展速度有目共睹,但其在传销界早就堪称名声大噪。网上流传的多个版本“十大传销城市”名单上,合肥市经常位居榜首,足见其江湖“地位”。从这点来说,这次合肥市“入选”传销重点整治城市名单,也算是“实至名归”。

2016年3月,枣庄、东营、泰安、日照、莱芜等5市被认定为我省第一批无传销城市;同年12月,济南、青岛、淄博、烟台、潍坊、济宁、临沂、滨州、菏泽等9市被认定为第二批无传销城市。对已认定的无传销城市原则上每两年复审一次,因出现问题不符合创建标准的及时撤销并通报。

国家市场监督管理总局日前发布《关于进一步加强打击传销工作的意见》,意见表示,将河北省廊坊市,广西壮族自治区北海市、南宁市、桂林市,江苏省南京市,湖北省武汉市,湖南省长沙市,江西省南昌市,贵州省贵阳市,安徽省合肥市,陕西省西安市列为2018年传销重点整治城市。

在创建过程中,许多城市通过加强对暂住人口和出租房屋管理,建立传销人员黑名单基础档案,对参与传销人员心理矫正和教育挽救,从源头管控,防止了传销违法犯罪在城市的滋生蔓延。

姓名: 工作单位:

2014年初,在省综治委统一领导下,山东省全面启动山东创建无传销城市工作。

传销之害无需赘言,早就该被彻底清除。国家市场监督管理总局发文,宣布出手进一步加强打击传销工作,这无疑是大快人心。但对照此前各地提出的“打传”时间表,以及一些城市申报“无传销城市”的举动,再来看这份本年度传销重点整治城市榜单,却又不得不让人心生疑窦。

“今年下半年,将适时做好‘无传销城市’创建扫尾工作,并探索建立无传销城市动态化管理机制。”省工商局局长李关宾表示,“针对新型传销方式和手段,将加大线上线下打击力度,加强对网络传销案件的查办。”对于网络传销,将坚持“露头就打”和“打早打小”,强化“打、防、控、管”等各项措施。

据此前安徽省工商局负责人的说法,“合肥市已经基本把传销赶出合肥了,像以前那种窝点式、聚集式的传销已经没有了。但要说‘无传销城市’,就一个传销分子都没有,是不科学的。关键是要长期坚守,形成机制,对传销露头就打。”客观说,这番表态在逻辑上看是没有问题的,将“无传销城市”与零传销划等号,确实显得不切实际。但问题也就来了,既然明显知道,这其中的概念与现实差距,那还如此积极搞无传销评选,又是否还有必要?它是否会给社会造成一种错觉和误导?

一番比较下来不难发现,对于一个城市“打传”工作的成效,上级监管部门与地方的评价口径,是存在不小隔阂的。而这种落差中,或许就隐藏着传销禁而难绝的深层次原因。严格点说,地方所评的“无传销城市”一定程度上或仍逃“自封”之嫌。城市爱护形象,有强烈愿望与传销切割,这个初衷很正常,也应该被理解。可拿掉传销标签最好的办法,只能是持之以恒的将“打传”工作进行到底,别无捷径可循。至于到底是不是“无传销城市”,远不是一块招牌就能说了算的。

本文由美高梅4858mgm发布于社会评论,转载请注明出处:黔西南州被认定为2015年度贵州省,无传销城市

相关阅读